設為首頁山東手機報手機客戶端新聞熱線 0531-85668999

山東抗擊禽流感“第一人”首揭治療全程

4.webp.jpg

  大眾網記者 李兆輝 王長坤

  只因過年殺了一只雞,山東的李銘(化名)便染上了H7N9病毒。今年2月9日,開始感到呼吸困難的李銘來到了山東省胸科醫院,當天就被留下了。在被隔離的41天里,李銘一直跟H7N9病毒處在“你死我亡”的斗爭中,幾次與死神擦肩而過。3月22日上午,大眾網記者在病房見到李銘時,面色紅潤的他正和妻子收拾行李準備出院回家。

  走出隔離區的那一刻,李銘說,他想去感謝一下陪伴他41個日夜的醫護人員。 在這41天里,只有他們敢和他親密接觸--吸痰、抽血、帶呼吸機,每一個動作都有可能接觸到病毒。

  從當初病情危重到如今康復出院,醫護人員是如何把李銘從死神身邊拉回來的?大眾網記者專訪了這個團隊的帶頭人孫文青,雖然他只有45歲,但已連續救治了山東第一例SARS病人、第一例重癥禽流感病人。

  正月十三,H7N9病毒患者入院

  發燒、咳嗽、胸悶……今年2月9日,正月十三,李銘帶著這些癥狀從老家來到了山東省胸科醫院。彼時的他,一直覺得自己只是感冒,唯一讓他奇怪的是一直胸悶厲害,但一連幾天吃藥打針都不管用。

  在詢問病史時,有一個細節引起了孫文青的注意。李銘說,在備年貨時,他在家里親手殺了一只雞,他生病的這些癥狀正是在殺雞后的1-2天內出現的。

  很快,醫院啟動了應急預案,醫療、護理、后勤全部準備到位,甚至行政人員進入緊急狀態,李銘隨即被隔離。“那時的李銘呼吸越來越困難,不僅呼吸頻率急劇增加,而且出現了口唇紫干的癥狀。”孫文青告訴大眾網記者,這表明患者有缺氧風險,如果不進行及時治療,就會出現多器官衰竭。

  2月9日那天,在急診室,醫生通過CT檢查初步診斷,李銘的病是感染病毒造成的。經過進一步的隔離檢查后,最終確診為H7N9型禽流感病毒感染。

  這種病毒,又被稱作H7N9型禽流感,是一種新型禽流感,于2013年3月底在上海和安徽兩地率先發現。一般是由活禽傳染給人,并在10天內出現發燒、咳痰、胸悶等癥狀。孫文青對大眾網記者說,李銘確診時,已經很嚴重了,屬于危重禽流感患者,幸好他及時趕到醫院,避免了出現器官衰竭。

  患者曾在基層醫院當感冒治了兩周

  李銘的妻子告訴大眾網記者,在來胸科醫院之前,他們在基層醫院治療了大約兩周的時間,但一直沒有見效,甚至越治越嚴重。直到李銘出現呼吸困難時,家人覺得不對勁,才帶他趕到了濟南。

  “精準的預判,對于及早治療病人非常重要。”孫文青說,對于禽流感病毒的前期預判,每一個醫生腦子里都應該有一根弦兒,尤其是一到冬季病毒流行期,當病人出現這些類似感冒癥狀時,務必要詢問病史,例如,在十天內有沒有和活禽接觸等。同時要進行CT檢查,看是否能排除病毒性感染。如果沒能排除,醫生就應該進行及早預防治療,比如給患者吃“奧司他韋”。這樣一來,這種疾病有可能在基層醫院就能被治好。

  41天隔離,最怕病毒變異和傳染

  從2月9日到今天,李銘在胸科醫院隔離了41天。當走出隔離病房的那一剎那,他說,這41天讓他一生難忘,此刻他最想做的事就是感謝一直守護他的醫生和護士。

  “他身上是攜帶病毒的,但醫生和護士絲毫不害怕,給他吸痰、抽血,每一個環節都在冒險。”李銘的妻子對大眾網記者說,今天她們全家都來了,就想當面感謝胸科醫院的醫生護士,“他們是最值得尊敬的人”。

  的確,正如李銘的妻子所說,這41天的隔離,就連她自己也不能到床前照顧的時候,是醫生和護士把這些“有危險”的工作全接過來了。

  孫文青說,41天的治療期間,有醫生和護士都在懷孕期,有的甚至已經八個多月身孕,但由于當時李銘正在危重期,他們沒有一個人請假。“雖然沒有證據表明H7N9病毒會人傳人,但也不排除會出現人傳人的風險。”孫文青對大眾網記者說,一個懷孕的醫生或護士,整天和病毒攜帶者在一起,而且避免不了親密接觸,這無疑會給她們整個家庭造成壓力。

  “其實這41天的治療,我們最擔心的倒不是會不會被病毒感染,而是患者體內的病毒是否會變異。”孫文青說,因為變異后,直接會影響治療效果。期間有癥狀顯示,李銘體內的H7N9病毒可能發生了變異,所以醫院及時調整了治療方案,又加入一種抗病毒的藥物“帕拉米韋”。

  對話山東抗擊H7N9 “第一人”:從隔離病房出來后兒子不認識我了

  孫文青,是李銘的主治醫生,也是山東省胸科醫院重癥科主任。大眾網記者發現,雖然只有45歲,但他的經歷卻不一般。2003年,非典肆虐時,山東出現了第一例、也是唯一一例非典型肺炎患者。當時的孫文青只有31歲,便成為主要救治醫生之一。

  “當被隔離時,我心里還是很擔心的,包括家里人內心也很掙扎。”孫文青對大眾網記者回憶說,當從隔離區走出來時,一種“我還活著”的悲壯心情一下子涌了上來,同時還伴隨著一種成就感,因為在他和醫療團隊的努力下,山東省當時唯一一例非典患者終于治愈出院了。

  不僅參加過SARS這樣的大戰役,孫文青還是山東第一例H7N9禽流感的主要救治醫生。經過他治療并痊愈的禽流感患者已有多例。

  大眾網記者:現在和H7N9患者親密接觸,你還害怕嗎?

  孫文青:一點都不怕。現在的防護體系非常科學,也非常健全,只要合規操作,是不會有問題的。再加上,打了這么多的“仗”,團隊的經驗和知識儲備都已很充足。現在已經不再是SARS肆虐時期了,當時由于醫學界對變種病毒的未知,無論藥物、傳染路徑,還是防護體系都幾乎是空白,需要在摸索中治療,恐懼在所難免。

  大眾網記者:在治療H7N9患者時,你認為最重要幾個環節是什么?

  孫文青:第一是抗病毒。一般使用兩種藥物,一種是奧司他韋,另一種帕拉米韋。第二是保證充足氧氣。這類患者一般都呼吸困難,為了避免其多器官衰竭,必須使用呼吸機保證供氧。第三是預防感染,防止發生肺炎等癥狀;第四是嚴密的監測,及時調整治療方案,同時醫護合作也非常重要,確保要藥有藥,要人有人。

  大眾網記者:H7N9患者會不會出現后遺癥?

  孫文青:可能會出現肺纖維化。這也是對H7N9患者后期治療過程中,主要化解的一個問題。

  大眾網記者:從非典、H7N1 到H7N9,你總是在跟這兇險的病毒打交道,家里人怎么看?

  孫文青:現在不擔心了,他們和我一樣,也習慣了。之前會有些擔心或怨言,但隨著我一次次從隔離區安然無恙的回家了,他們的擔心也就越來越少了。對于我個人而言,還是虧欠他們很多,陪他們的時間非常少。記得2003年從SARS隔離區回來時,只有一歲多的兒子已經不認識我了,這對我觸動很大。

返回頂部

獨立調查簡介

大眾網原創深度調查欄目《獨立調查》,于2009年12月1日創刊,以每周至少一期的頻率刊發,先后獲評中國互聯網站品牌欄目,山東新聞獎名專欄。

欄目緊跟熱點、回應關切,調查傳聞、還原真相,澄清謬誤、明辨是非,勇于向網絡亂象亮劍,堅持弘揚正能量、唱響主旋律,客觀公正做監督。欄目始終堅持創新,并成功打通PC端與移動端,重點報道在“兩微一端”同步刊發。2016年以來,欄目在大眾網時政微信公眾號“爆三樣”落地,形成了獨具特色的深度調查的“微信版”。

快速赛车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