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記者:王磊

白馬山期盼公交歸來

導 語
自2009年4月7日起,因道路施工,終點站設在白馬山南路的13路和125路公交車改停王官莊小區。09年9月前后,白馬山南路道路修復完工,但13路和125路公交車卻再也沒回來。6個多月來,百姓的呼聲及人大代表的關注一度將濟南公交總公司推向了風口浪尖,沒有了原先的公交場...

公交公司回應:2條公交線路近期將重回白馬山

本網前幾天報道的白馬山上萬居民期盼公交歸來的消息引起了濟南市公交總公司的密切關注,7日,濟南市公交總公司給記者打來電話,他們告訴記者,通過協商,魯商集團同意繼續提供白馬山南路公交停車場用地,這標志著通往白馬山南路附近的13路和125路公交車即將恢復正常運營,且運行路線不變。
  據介紹,恢復運營后,13路公交車從白馬山啤酒廠通往齊魯醫院,首末班時間為6:00-21:00。沿途經過白馬山南路、南辛莊西路、營市街、槐村街、經四路、緯二路、經八路、青年西路。沿途設置白馬山啤酒廠、百興家園、后龍、王官莊小區、王官莊、試驗機廠、南辛莊街、辛西路北口、經六路、經四路西口、經四緯十、省立醫院、濟南賓館、大觀園、經七緯二、濟南大廈、省委、青年西路、齊魯醫院,共19個站點。... ...

濟南市區出行難不光白馬山

家住二環南路附近的張先生向記者反映,他家小區附近的一條馬路上一輛公交車也不通,東西長有六里路,出行非常不方便。張先生告訴記者這段路位于二環南路,從二環南路和英雄山路的交叉口往西一直到山東醫專,中間大約有三公里長。
  下午,記者來到張先生所說的這段路調查發現,在這段路上來往車輛不斷,就是沒有一輛公交車,也沒有任何公交站牌。而在這段路的東面和西面都有很多的公交車通行,但沒有一輛拐彎經過這里。記者乘車從二環南路和英雄山路交叉口處沿此路往西走,過了五六分鐘到達山東醫專附近才看到公交車。
  記者發現,在這段路兩邊也有幾個居民小區和一些商店,附近居民告訴記者,這是一段公交盲區,東西三公里長沒有通公交車,我們出行真的很不方便,都得繞行到別處才能坐公交。... ...

網評:白馬山的公交與世博會

濟南白馬山的公交與上海世博會似乎離的很遠,但世博會來了,白馬山的公交也要回來了;上海世博會的主題是“城市,讓生活更精彩”,而白馬山的公交也實實在在演繹了這個主題:公交來了,市民的生活才能更精彩。
  白馬車的公交已經停駛了一年了,原因不復雜,先是修路,路修好后又沒了停車場,可這并不復雜的原因,卻讓周邊的上萬名居民每天要步行數公里去坐公交車,卻讓很多地方已經銷聲匿跡的“黑出租”在這里大行其道。
  為什么“黑出租”能走,為什么超市班車能走,公交車卻不能走?為什么一個本應在市政規劃時就應當解決的停車場直到現在還無法解決?白馬車的居民不止一次的發出這樣的疑問。城市的發展要以人為本,這幾年濟南的發展變化有目共睹,城市漂亮了,道路寬敞了,但如果像公交這樣的服務設施跟不上,漂亮的城市也只能是空洞外殼,無法讓市民得到真正便利和實惠。... ...

居民:沒有公交車,看病、上學最犯難

公交車遠離白馬山已經一年了,在采訪中,許多居民向記者反映,自從白馬山南路公交車停運后,不僅給孩子上學帶來了困難,而且老人到附近社區門診看病也成了難題。
  “去年冬天的時候,天不亮就得早起步行去坐車。”家住白馬山南路興平小區的張夢茹今年上小學6年級,在她的記憶中,去年冬天的上學路是最苦的一年。由于公交車改線,她每天從家步行到2公里外的王官莊小區車站坐車。為了不上課遲到,她必須比以前早起半個小時。
  張夢茹告訴記者,每周一的升旗時間是令她最頭疼的事情,因為當天得比 平時起的更早。而且每天的長距離步行讓她每天早上到學校都會感到很累。對此,在她一旁的另外幾個同學也紛紛表示贊同,他們還告訴記者,不僅上學困難,放學的路也同樣漫長,每天下午4點10分放學,到5點半才能回到家,這一早一晚放學路上就比以前多出一個小時的時間。
  在采訪中,不僅許多中小學生向記者反映上學難,許多低年級學生的家長和送孩子上幼兒園的家長也表示沒有公交車,騎車送孩子上學使得早晨上班時間十分緊張。... ...

公交遠離白馬山 上萬居民遭遇出行難

5月4日清晨6點,當多數人還在睡夢中時,家住白馬山南路興平小區的張夢茹早早起床去上學。 因為家門口的13路和125路公交改線,一年來她每天不得不步行到兩公里外的王官莊小區站坐車前往學校。從家走到王官莊小區,家門口的啤酒廠舊站點是張夢茹的必經之路,每次走過,她總會習慣性的回望貼滿小廣告的舊站牌。她有著和鄰居們共同的心愿,期盼昔日的公交車再次出現在家門口。
  自2009年4月7日起,因道路施工,終點站設在白馬山南路的13路和125路公交車改停王官莊小區。09年9月前后,白馬山南路道路修復完工,但13路和125路公交車卻再也沒回來。6個多月來,百姓的呼聲及人大代表的關注一度將濟南公交總公司推向了風口浪尖,沒有了原先的公交場站,想要恢復線路,公交直喊停車“難”。
  一方是居民的出行“難”,另一方是公交公司的停車“難” ,那么問題究竟“難”在哪里?場站問題限制城市公交發展又改如何破題?... ...

往期回顧

快速赛车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