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記者:尹海洋

大豐收卻賠錢 濟南大白菜路在何方?

導 語
去年冬天,一斤白菜最高零售價達到1元錢,很多市民戲稱白菜也成了“貴族菜”。但僅過了一年的時間,曾經的“貴族菜”卻一路掉價,墊了今冬蔬菜市場的“底”。低價實惠了市民,但卻著實讓菜農們頭疼不已。今冬白菜價格“高高臺跳水”的原因是什么?蔬菜價格如何才能走...

每斤不到7分錢就賣,價格越低賣得越急

  由于今年風調雨順,沒有大的自然災害,白菜的成熟期相較去年提前了近一周。但自11月中旬開磅以來,唐王鎮韓西蔬菜批發市場上報出的價格卻一低再低:南殷村王玉琢家種了4畝大白菜,開磅前幾天以每斤8分錢的價格批發出去,但到了11月16日,他的2000多斤白菜以6.5分錢每斤的價格被批發商拉走。他自己心里有一筆很清楚的賬:就是賣出的這個價格不僅不會收回本錢,還會把去年賺得錢賠進去一大筆。
    王玉琢的情況就是南殷村的縮影。記者在南殷村調查時發現,這個村子所有的菜農都采用自產自銷的辦法,白菜成熟后,菜農裝車拉至附近的批發市場,按照市場上批發商當天開出的價格出售。至于批發商如何處置白菜,超市里、菜市場零售價格是多少,他們極少過問。... ...

種得多收成好反不值錢,一哄而上卻一齊失望

  “像去年,俺家種了不到三畝,一畝地也就七八千斤,可今年每畝地能收12000斤啊!”菜農王玉華說,看到去年收成比較好,自己家今年就多種了二畝白菜。從成長到成熟,看著一畝畝白菜喜獲豐收,自己心里一直樂開了花,可到市場上才發現,家家戶戶都不少收。當時他開始覺得,今年的白菜未必能賣上好價錢。
  而在今年,南殷村少種大白菜的菜農卻“逃過一劫”。在南殷村,只有一戶菜農今年沒有擴大種植面積,那就是父親癱瘓、兒子腦癱的張鵬,25歲的他早就成了家里的頂梁柱。去年5畝白菜讓他賺了3萬多元,在確定今年種植面積時,張鵬幾經思量后,減少了一畝白菜地,改種蘿卜。所以今年白菜價格狂降的時候,張鵬因為自己當時的思考松了一口氣,因為今年蘿卜的售價在他看來“還可以”。... ...

無市無價收白菜不賺錢,外地菜販子更少人來濟

  除了大豐收,菜農們還想不明白的是,為啥去年爭搶著拉菜的外地批發商今年也不見了蹤影?目前,批發市場上凈是些當地菜販子在拉菜。在采訪中,一直在濟南做蔬菜批發的田剛告訴記者,批發商今年也不怎么賺錢。
  田剛說,今年白菜批發價低并且價格透明度高,從菜地里拉到零售市場上,加多了錢就賣不動,以每斤2毛到3毛的價格銷售,獲得的毛收入除去運輸成本、人工成本和途中損耗,“所賺的利潤也是很少了!”
  至于為什么外地批發商不來濟南,田剛解釋說,物流成本是主因,因為路途越遠,所需要的成本就越高,現在各地白菜都大豐收,但又都賣不上價錢,外地批發商怎么會舍近求遠,大老遠跑到濟南來做賠本買賣呢?... ...

“愛心菜”終不是救市之舉,合作社模式可規避風險

  白菜價格“高臺跳水”的新聞一經媒體報道,引發了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購買“愛心菜”活動順勢而起。大眾網在濟南發起了今冬第一場“愛心菜”活動,截至記者發稿時,已有15萬斤白菜被市民、企業單位買走。在接下來的三周內,經過各個媒體舉辦的“愛心菜”活動,數百噸愛心菜被企業單位訂購。  “這樣俺們村的這些菜農今年多少能撈回本錢了!”面對愛心市民和企業,菜農們由衷地表達著他們的感謝。
  而在山東師范大學市場營銷專業副教授李輝眼中,含有同情和幫扶意味的“愛心菜”活動并不是救市之舉。在他看來,市民以及企業以高出市場價的價格購買“愛心菜”雖然能幫助部分菜農挽回損失,但并不能真正左右市場價格,蔬菜市場供需失衡的根本局面難以得到解決,而唯一能夠向促使白菜市場價格整體上漲的因素還是供求局面的變化。... ...

專家:“規模精細+專業促銷+豐富種類”是出路

  談到經營模式,于家村鴻順瓜菜專業合作社社長于振亭說,這種模式對菜農來說是件好事:菜農的種植風險轉移到合作社身上,菜農按工算酬所得的錢要比自己種菜時多一些,而且節省了時間成本,避免了市場風險。
  但談及今年合作社的白菜銷售情況,于振亭也有些憂心,雖然與華聯超市、銷售企業之間簽有訂單,銷路有保障,但價格同樣要跟著市場走,市場不景氣,合作社今年也賠錢。“好在我們種植的品種不單一,白菜賣不出價錢,其他的蔬菜能夠挽回損失。”
  于振亭說,菠菜、辣椒、蘿卜今年的銷售都還不錯,“種這些蔬菜的菜農比較少,競爭力就小多了,價格和銷路比較容易打開。”... ...

往期回顧

快速赛车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