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山東手機報手機客戶端新聞熱線 0531-85668999

高校“替課族”調查:明碼標價,月入千元很輕松

3.png

  大眾網濟南5月14日訊 在課堂上替“雇主”喊次“到”就可以輕松賺到一二十元錢。大眾網記者調查發現,在駐濟高校眾多替課QQ群里,“有償替課”儼然已經形成了產業鏈,替課明碼標價,有的“替課族”能月入千元。

在QQ上以“替課”為關鍵詞搜索,僅駐濟高校替課群就近20個。

  替課中介流行網絡,明碼標價交易活躍

  在QQ上以“替課”為關鍵詞搜索QQ群,全國各地的高校替課群有二百多個,僅駐濟高校替課群就近20個,這些替課群少的有數百人,多的上千人,其中14個群甚至還設置為付費群,必須繳納1-2元不等的費用才能進入該替課群。

  大眾網記者以“尋找替課同學”的身份進入到多所駐濟高校替課QQ群調查發現,在替課群,替課明碼標價,替課者可代答到、幫記課堂筆記、回答問題等,根據替課要求不同,價格不一。

  在山東女子學院替課群,群管理員發布的一份調價通知顯示:“一節課(普通室內1.5小時)標準價格15元,可根據課程難易程度、特殊要求、課時長短、課量多少,做適當調整,最低價格不得低于10元/節。”通知還煞有其事地稱“嚴禁無底線低價替課等擾亂市場行為”。

  經常替課的小李告訴大眾網記者,他在QQ群接到“雇主”的單后,會與“雇主”確定好替課的時間、地點、課程以及需不需要做筆記等,替課時發給“雇主”照片或視頻,“雇主”就會通過支付寶或微信轉給他替課費。“如果課程比較簡單,只需要點名時答個到的話,一般就是二三十元,如果還需要幫忙做課堂筆記、回答問題什么的,就得至少50元了。”小李說。

  “上午找替課,私聊。”“下午第二大節可替課,有意私聊。”替課QQ群中時不時會彈出諸如此類的信息。在山東女子學院替課群中,一名找人替課的同學信息發出去僅僅5分鐘,就找到了替課者。大眾網記者統計發現,僅11日一天時間,在山東女子學院替課群就有21條尋找替課同學的消息,并都迅速成交。

  大眾網記者調查發現,山財、山建、山師等高校有償替課價格大多在10-30元之間,具體價格由“雇主”“雇工”根據要求雙方協商。

在駐濟高校替課群里,替課明碼標價。

替課價格大多在10-30元之間。

  替課族月入千元很輕松,公共課成替課“重災區”

  在替課群里,“大四學姐,可隨時替課。”這樣的信息非常常見。“替課群里大四學生是接單最多的。”山財替課群的管理員告訴大眾網記者,“因為大四沒什么課了,有的同學考完研、考完公務員之后在學校也沒什么事干,就幫人替課賺點外快,一天替兩三節能賺七八十塊錢。”

  在替課群里非常活躍的潘同學告訴大眾網記者,他從大二開始就幫人替課,一開始是在學校的貼吧里有人發布替課信息就趕緊去回帖,后來就是密切關注各種QQ、微信替課群。“本專業課不多的時候去替課,一個月也能賺將近一千塊錢,覺得這種賺錢方式還挺好的,去坐一節課就把錢賺了,大家各取所需嘛。”小潘說。

  為了進一步了解替課的真實情況,大眾網記者在一個替課群中,以替課者的身份接了一單替課生意。記者在某高校替課群“接單”后,來到與“雇主”事先約定的教室。坐在記者旁邊的一位女同學知道記者是替課的后告訴記者,老師誰也不認識,發現不了。同樣是來替課的劉同學跟記者說,“老師就站在上面上課,他不會管你干嘛,所以帶上自己想看的書或者作業去替課,既賺錢也不耽擱自己的事。”下課后,當記者問上課老師知不知道課堂上有替課同學時,老師坦言,上課的學生太多,即使有替課的學生也認不出來。

  記者了解到,在替課QQ群中,尋找替課的課程多是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近現代史綱要、大學英語等公共課。由于公共課老師要給100多名學生上課,老師也不是認識每個學生,考勤僅僅是通過點名、提問的方式進行,所以有同學點到了,回答問題了,老師就認為是該生上課了,沒有辦法來判定是不是替課的。

  有過找人有償替課經歷的小金告訴記者,她在外面做兼職家教,每次能收入一百元左右,每次找熟人替課總覺得過意不去,因此她經常花二三十元找人替課。“公共課太無聊了,去了也是聽老師讀課本、講ppt,反正最后考試都得重新自學,還不如把這個時間用來做些想做的事。”小金說。

  “平時考勤、課上成績能占到期末總成績的30%,如果這30%的成績沒了,這一科基本也就掛了。”山東師范大學的小王說,“我們專業實踐性很強,但是公共課這邊還不允許請假實習,缺勤三次直接掛科,實習和公共課沖突時還是比較傾向去實習,反正公共課最后劃劃重點都能過,實習就關系到未來就業了,找人替課也是沒有辦法。”

  正在尋找端午節前、節后替課同學的齊同學告訴記者,“小長假就三天時間,出去玩時間來不及,公共課最多就是點個名,找人替課很方便,出去玩也沒有了后顧之憂。”

  高校老師建議加強學生誠信教育,嚴懲替課行為

  針對大學生中有人花錢雇人替課的情況,山東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副院長孫世明認為,這是一種不誠信的表現,“聽課是學生的天職,如果學習中出現必須親自處理的緊急事情,學生完全可以請假。”

  同時,孫世明認為這也是一種腐敗的表現,必須加以批判和抑制。“雖然問題看似不大,但是這既是學生和被雇傭者的道德決堤,也會對學校的聲譽和長遠發展,甚至社會風氣造成極大地傷害。”孫世明強調說,如果隨意任由這種現象蔓延,那么它所帶來的沖擊將貽害無窮。

  孫世明告訴記者,由于這種現象目前還主要是個案,很多高校對于這種現象還沒有明確的處理規定。“未雨綢繆是學校管理者必須具有的思維傾向。”因此,孫世明建議,高校除安排專人進行甄別和篩查外,必須加強學生誠信教育,從源頭上防范這種現象的露頭。

  “各高校還應盡快出臺相應處罰措施,處罰力度應不低于同等性質的考試作弊。”孫世明說,在正式規定出臺前,可以先參照以往相應規定,對違紀學生和被雇者嚴處,甚至可以將其開除,并計入誠信檔案。

  此外,孫世明還建議,對于執行不力或對這種現象置之不理的教師和行政管理人員,學校應給予警告和嚴重警告處分。

  (大眾網-山東24小時記者 孫杰 見習記者 于文婷)

返回頂部

獨立調查簡介

大眾網原創深度調查欄目《獨立調查》,于2009年12月1日創刊,以每周至少一期的頻率刊發,先后獲評中國互聯網站品牌欄目,山東新聞獎名專欄。

欄目緊跟熱點、回應關切,調查傳聞、還原真相,澄清謬誤、明辨是非,勇于向網絡亂象亮劍,堅持弘揚正能量、唱響主旋律,客觀公正做監督。欄目始終堅持創新,并成功打通PC端與移動端,重點報道在“兩微一端”同步刊發。2016年以來,欄目在大眾網時政微信公眾號“爆三樣”落地,形成了獨具特色的深度調查的“微信版”。

快速赛车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