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山東手機報手機客戶端新聞熱線 0531-85668999

濟南女孩自稱被拘禁強奸 揭秘檢察院不起訴幕后疑云

  大眾網記者 馬俊驥

  2015年1月,21歲姑娘小華(化名)在濟南應聘了一份小時工工作,引發了一起至今未決的案件。小華自稱被42歲的男雇主張某限制人身自由長達7天,受到張某的“死亡威脅”和毆打,還遭受了強奸。小華稱自己求救脫身后訴諸法律,但距離案發已過去一年多了,張某至今未受到應得的懲罰。

  這樣一起引人注目的案件,檢察機關為何下達不起訴意見書呢?在被張某“拘禁”期間,小華多次單獨外出,為何又自行返回了張某家?背后有何隱情?大眾網記者經過多方采訪,為您揭開這一“迷案”的背后疑云。

  濟南女孩自稱應聘時遭拘禁,受“死亡威脅”被多次強奸

  “我不知道這個世界對我而言還有什么意義。”這是小華在微博里寫下的一句話。據小華描述,2015年1月,她在網上應聘了一份小時工兼職工作。1月2日傍晚,她被男雇主張某約到了住處見面,沒想到到了之后,張某就堵在門口不許她離開了。

  小華稱,張某拍下了她的身份證和手機聯系人的照片,威脅她說,如果不聽他的,就要把她的家人、朋友殺死等等。迫于各種威脅和強迫,當天晚上,小華就留宿在了張某家。第二天,在張某的逼迫和監視下,小華到單位辭了職。當天晚上,張某強迫小華跟他發生了性關系。

  一直到1月8日,張某每天都會強迫小華跟他發生性關系,并毆打辱罵她,威脅要殺死她的父母等等。張某還用菜刀恐嚇小華,并拍下了小華的裸照,收走了她的手機、身份證等,甚至要求她每天給父母打一個平安電話。1月8日,小華找機會聯系到了同事,同事和家人報了警,小華被警方解救,張某被抓獲。

  就在小華以為張某會受到應得的懲罰時,她卻收到了一紙不起訴意見書,張某目前未能被以強奸罪起訴。這讓小華非常不理解,也讓不少網友替小華“抱不平”。

  警方通報稱以強奸案移送起訴,檢察院下達不起訴意見書

  今年7月7日,濟南市歷下區公安分局通過官方微博發布了此案的案情通報。案情通報稱,2015年1月8日15時30分許,濟南市公安局市中區分局六里山派出所接到報警稱:有人被非法拘禁。隨后民警在轄區某診所內找到了報案人張某華,同時將在場的犯罪嫌疑人張某抓獲,并于當日20時許將此案移交至管轄地歷下區公安分局文化東路派出所。

  歷下區公安分局刑警大隊三中隊及文化東路派出所立即開展調查工作。經查:2014年12月份,受害人張某華(21歲,在濟務工)在網上發布應聘兼職的信息,犯罪嫌疑人張某(42歲,自幼患癲癇,離異,獨居)以招聘小時工為由,于2015年1月2日17時許將張某華約至其住處。當晚,犯罪嫌疑人張某以談戀愛為名將張某華留宿在家中。

  次日早7時30分許,犯罪嫌疑人張某打出租車送張某華上班,并以受害人家人的安全相要挾要求張某華下班后返回張某家中。1月3日17時30分,張某華自行來到犯罪嫌疑人張某住處,隨后幾天張某華一直住在犯罪嫌疑人張某家中。

  其間,犯罪嫌疑人張某與張某華多次發生性關系,并借故多次辱罵、毆打張某華致輕微傷。1月6日14時、1月8日11時,張某華曾兩次單獨外出買飯,又自行返回嫌疑人家中。1月8日15時許,張某華陪親戚到診所看牙時向同事發送求救短信,同事隨即撥打110報警。

  通報稱,2015年9月15日,公安機關已經以張某涉嫌強奸罪將案件移送起訴至濟南歷下區檢察院,但檢察院下達了不起訴意見書。

  檢察院稱強奸罪“證據不足”,網友認為現有證據不具排他性

  警方通報中沒有涉及檢察院下達不起訴意見書的原因,大眾網記者對此進行了了解。濟南市人民檢察院相關部門負責人說,檢察院對該案下達不起訴意見書的原因是,現有能夠證明張某構成強奸罪的證據不足。這名負責人稱,該案為強奸案,為保護當事人隱私,無法透露具體證據和案情細節。但他強調,檢察院下達不起訴意見書,是一切以證據說話,現有證據不足以證明張某當時是強迫受害人發生性關系。

  大眾網記者又采訪了受害女孩小華。小華告訴大眾網記者,她收到了檢察院的不起訴意見書,理由確為“證據不足”,但是她“堅決不服”,已經提起了申訴。小華透露,她提交的證據主要有:張某威脅恐嚇她時所用的菜刀、毆打她所用的椅子、她被撕毀的衣服照片、她的輕微傷傷情鑒定和DNA鑒定(證明她和張某有過性關系)等。

  小華稱,有一些證據被張某和家人毀滅丟棄了,沒能提取到,比如被張某撕毀的衣服,原物已經被扔掉了,她只有照片。小華認為,菜刀、椅子、撕碎的衣服、傷情鑒定和DNA鑒定,這些證據足以證明張某當時違背她的意愿,強奸了她,“如果不是強迫,我怎么會受傷呢?”

  她說,此前,自己聽辦案警察和一些律師說,這些證據“足夠了”,檢察院的不起訴意見書讓她感覺無法接受,但“事情過去了這么久,想補充新的證據也很難了”。

  對于檢察院因“證據不足”而下達不起訴意見書,網友有著不同的看法。有網友認為,小華的遭遇令人同情,但是法律要講證據,小華提供的證據不具有排他性。如果是普通情侶吵架,男方打了女方,女方一氣之下稱男方強奸了她,提供了菜刀、椅子、撕碎的衣服、傷情鑒定等證據,“僅靠這些物證還不夠,還要證明對方確實拿這些東西強迫過她”,“菜刀、椅子,誰家都有,重要的是人拿它干過什么事”,網友建議小華當務之急是搜集和補充新證據。也有網友認為,真正的正義終將來臨,真的假不了,一旦證據充足確鑿,施暴者一定會受到應有的懲罰。

  兩次精神病鑒定結果前后不一,專家稱由法官審查確定采信

  在警方的案情通報中,小華至少三次可以逃脫張某的掌控,卻又自行返回張某家。這些奇怪舉動讓不少網友質疑。根據警方通報,1月3日早上7時30分許,張某打車送小華上班,17時30分,小華自行來到張某住處。1月6日14時、1月8日11時,小華曾兩次單獨外出買飯,又自行返回張某家中。

  對于網友的質疑,小華告訴大眾網記者,張某拍下了她的身份證和手機聯系人照片,扣下了她的身份證和手機,還在電話中威脅恐嚇過她的同事。張某稱,如果小華敢逃跑,就殺死她的家人和同事,并稱“報警也沒用”,“他在公安廳、檢察院、法院都有人”。小華說,出于恐懼和脅迫,她即使單獨外出,也不敢逃跑或報警,所以才每次都自行返回張某家中。

  在警方通報中,張某的兩次精神疾病鑒定同樣引起了公眾的關注。

  2015年3月10日,經山東省精神疾病司法鑒定所鑒定:張某系癲癇所致精神障礙,作案時為限定刑事責任能力。經小華提出重新鑒定申請,6月15日,山東省安康醫院精神疾病司法鑒定所作出鑒定意見:張某在本案中具有完全刑事責任能力。兩次結果截然不同的精神鑒定讓小華和很多網友認為其中存在“貓膩”。

  大眾網記者發現,其實這種幾次鑒定結果不同的情況在案件中并不少見。2012年,在浙江大學學生何某殺死女友的案件中,就出現過兩次鑒定結果不同的情況。對此,浙江大學司法鑒定中心文書司法鑒定室主任翁里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解釋說,“精神病鑒定是司法鑒定各類業務中難度最大的一類,尤其是針對刑事犯罪重刑犯的鑒定,短期無法顯見,需要較長時間的觀察;鑒定意見是否采信,取決于鑒定的原理、標準和司法鑒定手段是否按照法律規定及是否科學。”以文書鑒定為例,不同的鑒定機構,可能會出現兩到三種不同的鑒定意見。不同的鑒定意見如何統一,在訴訟程序中,是由法官審查、經過質證后予以采信,最終作為定案的根據。

  需要注意的是,精神疾病鑒定結果影響被鑒定人的刑事責任能力,影響被鑒定人需要承擔怎樣的刑事責任,但不決定其是否被檢察機關起訴。也就是說,即使張某真的患有精神疾病,作案時為限定刑事責任能力,如果強奸事實確鑿、證據充足,檢察機關一樣會起訴,只是法院判決時可能因此從輕處罰。

  7月25日下午,受害姑娘小華告訴大眾網記者,濟南市檢察院的工作人員已經約見了她和代理律師,告訴她已經接受了申訴,申訴結果如何還要等待。

返回頂部

獨立調查簡介

大眾網原創深度調查欄目《獨立調查》,于2009年12月1日創刊,以每周至少一期的頻率刊發,先后獲評中國互聯網站品牌欄目,山東新聞獎名專欄。

欄目緊跟熱點、回應關切,調查傳聞、還原真相,澄清謬誤、明辨是非,勇于向網絡亂象亮劍,堅持弘揚正能量、唱響主旋律,客觀公正做監督。欄目始終堅持創新,并成功打通PC端與移動端,重點報道在“兩微一端”同步刊發。2016年以來,欄目在大眾網時政微信公眾號“爆三樣”落地,形成了獨具特色的深度調查的“微信版”。

快速赛车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