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山東手機報手機客戶端新聞熱線 0531-85668999

游走在生命邊緣——監獄警察與艾滋病犯人的“心靈博弈”

未命名_副本.jpg

  大眾網記者 李兆輝 張建

  在山東,有一所特殊監獄,它是全省第一所關押艾滋病罪犯的監獄。在監獄主樓的三層,共關押著120多名艾滋病罪犯,同時被“關”在這兒的還有6名監獄警察。

  這120多名罪犯,有的殺過人,有的搶過劫,有的行過兇,他們有的被判無期或者死緩。除了患有艾滋病,他們還具有攻擊性,他們若想要你的命,不需要任何武器,只需要咬你一口、抓你一下。而作為監獄警察,常年與這些艾滋病罪犯朝夕共處,最長的共處了近十年,他們用一個個舉動感化著這些艾滋病罪犯,讓他們重新做人。

  9月21日,大眾網記者來到這里,與監獄警察和艾滋病罪犯“零距離”接觸。

  這是兩個特殊的群體,他們一方攜帶HIV病毒,另一方卻因為職責所在,一天24小時零距離面對HIV攜帶者,他們同樣游走在生命邊緣,卻用愛在進行一場“心靈的博弈”。

① 一座不起眼的監獄
由醫院改造,依山而建,犯人在里面無需勞動,只要在發病時接受治療

  崔斌(化名)是2007年第一批被調到新康監獄的艾滋病罪犯。這是他“二進宮”,這次因搶劫被判了12年。然而,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12年的監獄生活剛剛開始,他就被確診為HIV陽性患者。

  見到崔斌時,是一個陽光明媚的上午。

  大眾網記者經過重重審核,在監獄警察的引領下,一連經過六道門卡,才走進這座位于醫院內部的艾滋病監獄。

  整座監獄依山而建,由醫院病房改建而成,里面的所有罪犯,不需要勞動改造,只需要在病發時接受治療。

  如果不是高墻上的環形帶電鐵絲,還有門口一塊不起眼的監獄牌匾,即使平日走到這里,也很難讓人察覺出這是一座監獄。

  走進監區的主樓,記者從虛掩的窗戶縫里,看到一幅從未見過的畫面:一名身著犯服的罪犯,正倚靠在床頭上打吊瓶。此時,大眾網記者突然意識到,這里不僅是一座限制人身自由的監獄,還是一個圍困病毒攜帶者的密閉空間。空氣里,似乎多了某些讓人感覺不自在的東西。

  艾滋病監區在主樓的3層。這里,整層樓幾乎和平日里見過的醫院一樣,深深的走廊,兩側分別是十幾個房間,走廊的一頭是廁所和洗涮間,另一頭是護士站。除了這些,當然還少不了監獄獨有的兩樣設置,一個是監獄警察的值班室,另一個就是門鎖重重的監區鐵門。

  崔斌和他的120多名“艾滋病獄友”就在這個鐵門后面,用十年甚至一輩子,為他們所犯下的錯誤贖罪,同時還要遭受艾滋病病毒的折磨。

②一個艾滋病“刺兒頭” 想自殺不成便打架、絕食,最怕別人的歧視和異樣的目光

  初見崔斌,他那溜圓的眼珠和平整的光頭,顯得很精神,一打眼幾乎看不出這是一名感染艾滋病已有十年的患者。不過,接近半小時面對面地采訪對話,大眾網記者從一些細節里,還是捕捉到了崔斌與常人的不同:他眼珠泛紅,紅得有些瘆人;他沙啞的嗓音下,氣息顯得有些乏力。他見人便微笑,與人說話便起身,和人聊天就讓出凳子……這種禮貌有加的表現,絕對讓人想象不到,他曾是一個兇悍有余的監獄“刺兒頭”。

  面對記者,崔斌講起了自己的“改造史”。

  他說,他本想著好好改造、好好表現,早一點出獄,但查出艾滋病后,他就不再抱幻想了,感覺每一天都那么長、那么慢,感覺自己不會活到出獄的那一天,即使活著出獄,也要整天忍受別人歧視的目光。再加上父母年齡大了,家庭條件又差,他對人生徹底沒有了信心,只想著早一天死掉。

  監獄內管理太嚴格,根本沒有自殺的機會,自己又怕疼不敢一頭撞死,崔斌就選擇和其他犯人打架,或者和監區干警吵架,并且開始絕食,準備用這種不太痛苦的辦法了結自己的生命。

  “當時的我,在正常人眼里根本不是人,用惡魔來形容也不過分。”崔斌說,當時他每天都和別人打架、跟監獄干警頂嘴吵架,甚至有時候還威脅干警說:你們不要管我,再管我,我就把艾滋病傳染給你們……

  艾滋病監區長樊明旗告訴大眾網記者,為了讓崔斌吃飯,監獄干警向食堂特別申請了飯菜,放在他的床頭。一頓不吃,干警就安排兩頓,兩頓不吃,干警就安排三頓……就這樣,隨著饑餓感越來越強烈,崔斌終于開始偷偷地吃飯了。

  “一開始,我不敢多吃,生怕讓干警看出來,自己丟了面子。但后來慢慢覺得,干警一而再、再而三地照顧自己,再不吃飯就沒人味了。”漸漸地,崔斌慢慢放棄了絕食自殺的念頭,但對艾滋病的恐懼,還是沒能讓他徹底振作起來。“我最害怕的不是死亡,而是別人的歧視和異樣的眼光。”

③一位耐心的監區長
主動去嘗艾滋病犯人的飯菜,悄悄去探望犯人的父母

  樊明旗告訴大眾網記者,別人一個不起眼的歧視動作、一個細微的眼神,在崔斌他們眼中都能察覺得到。也正是因為這樣,他的一個舉動卻讓崔斌大吃一驚。

  有一次,崔斌拿著飯盆打飯回來,飯菜擱在一邊還沒吃,樊明旗便走了進來。崔斌抄起手、轉過頭,故意不搭理樊明旗,想讓他難堪。這時,樊明旗說了一句:“今天這個菜有點淡”。這讓崔斌很意外,因為這說明樊明旗親口嘗了他這名艾滋病犯人飯盆里的飯菜。“難道他不怕傳染嗎?這可是我每天都用的飯盆。”崔斌心里嘀咕著。

  后來,崔斌的抵抗力一度下降,頻繁發燒,在監區內連續輸液。有一天,他正躺在床上輸液,迷迷糊糊中感覺到一只手伸過來貼在他的額頭上停留了一會,接著,耳邊傳來樊明旗的聲音:“還燒不燒?溫度好像降下來一點。”這個不起眼的動作,讓病中的崔斌一下想到了父母。自從他得了艾滋病,除了老母親敢碰觸他外,平日里的親戚朋友都開始疏遠他,甚至說話的時候都要在隔著很遠的地方,生怕崔斌的唾沫會飛過來傳染到他們。

  樊明旗的舉動讓崔斌堅硬的內心逐漸軟了下來,直到一次病情加重,崔斌保外就醫回家時得知了一件事,他的心終于被徹底融化了。

  老母親告訴他,在他到艾滋病監獄服刑不到半年的時候,新康監獄便派人帶著錢、帶著物品,替崔斌回家看望他的父母。對于這件事,監獄一直瞞著崔斌。

  “我萬萬沒有想到,監獄領導對我這個無惡不作的罪犯還這么關心。”說到這,崔斌的聲音開始顫抖。他說,為了讓他安心服刑,新康監獄還特別把他的父母接到監獄里,并為他們全家申請了一頓“親情飯”。

  “那頓飯,有魚有肉,但我沒臉吃,一直在哭。”看到父母已經老了,自己卻還在監獄里,崔斌很懊悔。他說,如果兩年后還沒病死在監獄里,出獄回家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在父母身邊盡孝。

  打那以后,崔斌覺得自己更加對不起父母,對不起拿心溫暖自己的監獄干警。從那以后,崔斌變了。“既然監獄領導把我當人看,我不能不把自己當人看。哪怕艾滋病只讓我活一天,我也得活出個人樣來!”

  在艾滋病監獄服刑已經10年了,崔斌和監獄干警有了感情,干警們就像他的親人一樣。

④一群“游走在生命邊緣”的警察
在工作中不做任何防護,每次等待艾滋病查體結果就像等待判決

  “這個群體,其實最害怕的不是死亡,而是別人的歧視。”樊明旗對大眾網記者說,這些犯人剛來的時候襲警,大部分也是因為怕干警歧視他們而做出的自我保護動作。

  “要知道,他們是艾滋病人,同時也是被判刑的罪犯,有的殺過人、搶過劫、行過兇。他們大多都具有攻擊性,想要你的命,不需要任何武器,只需要咬你一口、抓你一下就可以。更有甚者,一些得了艾滋病并發癥,如梅毒、尖銳濕疣的罪犯,只需要皮膚接觸一下,就有可能傳染給你。”樊明旗對大眾網記者說,和一般的罪犯搏斗,頂多會被打傷,但如果和艾滋病犯人搏斗,他們只需要用正在輸液的針頭扎你一下,就可能傳染艾滋病,甚至要了你的命。

  樊明旗告訴大眾網記者,說不害怕,那是騙人的。每一名在艾滋病監區工作的干警,內心里都藏著這樣一份恐懼,但卻不能表現出來。因為一旦表現出來,或者在交流過程中有任何疏遠犯人的動作和表情,病犯就會察覺出來,進而影響到他們的情緒,導致干警以前所有的付出都前功盡棄。

  這座監獄從2007年開始關押艾滋病罪犯,樊明旗從2008年開始就在艾滋病監區工作,專門看管艾滋病犯。在艾滋病監區成立之初的時候,曾有人建議,監區在管理上要特別謹慎,比如在和艾滋病犯談話時,中間要設置專門的隔離玻璃,通過電話進行溝通交流,進出監獄時,所有干警必須穿戴防護服。然而,這個建議很快被否了。樊明旗說,這個辦法雖然對干警來說是安全可靠的,但對于正在接受改造的艾滋病罪犯來說,無疑會讓他們感到歧視,增加他們的心理負擔,更何談融入到他們中去,與他們建立互相信任的關系了。

  為了不讓艾滋病罪犯感受到絲毫的歧視,這里的6名監獄干警選擇不穿防護服、不帶口罩,每天24小時和病犯在一起,有的甚至十年如一日地工作在這樣的環境中。

  曾經有一名艾滋病罪犯入獄時,全身沒有一塊皮膚是好的,身上隨時會有血跡滲出,外出查體時,干警們難免會碰到他流血的皮膚、粘上血跡。有一次,這名罪犯在查體時吐到了干警身上。為了不讓犯人情緒波動,這名干警強忍著把犯人送到了醫院,沿途幾乎面不改色地照看著他。這名干警事后告訴樊明旗,“當時身上感覺有千百萬只蟲子來回爬。”雖然經過多輪排查,最終排除了被感染的可能,但等結果的煎熬,就讓這名干警足足瘦了十幾斤。

  樊明旗告訴大眾網記者,艾滋病監區直接管理犯人的干警每年都有一次特殊的查體,就是HIV陽性檢測。大家每次在抽血的時候,心里都是忐忑不安,直到拿到檢測報告結果,看到“陰性”兩個字,就感覺又活了一把,這一年又安安全全地度過了,在拿到檢測報告之前的這段時間,就好像是等待判決一樣,心里的掙扎和糾結,簡直沒法用語言形容。即便如此,他們還是常年累月地堅守崗位。

  采訪結束時,樊明旗說,這是一份工作,總要有人來干。我不干,誰來干?我是一名黨員,這份擔當還是要有的……

返回頂部

獨立調查簡介

大眾網原創深度調查欄目《獨立調查》,于2009年12月1日創刊,以每周至少一期的頻率刊發,先后獲評中國互聯網站品牌欄目,山東新聞獎名專欄。

欄目緊跟熱點、回應關切,調查傳聞、還原真相,澄清謬誤、明辨是非,勇于向網絡亂象亮劍,堅持弘揚正能量、唱響主旋律,客觀公正做監督。欄目始終堅持創新,并成功打通PC端與移動端,重點報道在“兩微一端”同步刊發。2016年以來,欄目在大眾網時政微信公眾號“爆三樣”落地,形成了獨具特色的深度調查的“微信版”。

快速赛车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