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山東手機報手機客戶端新聞熱線 0531-85668999

專治行人闖紅燈,濟南這招有多“猛”?

3_副本.jpg

  大眾網記者 賀輝 孫杰 王宗陽 李兆輝

  從今年5月初,濟南交警在全市范圍內組織開展道路交通秩序整治百日提升行動,重點加大對行人、非機動車闖紅燈等交通違法行為的勸阻、查處力度,并將人臉識別技術應用到抓拍闖紅燈的行人、非機動車,還進行實名曝光。

  行動開展一個多月后,大眾網記者實地調查發現,在濟南的同一路口,闖紅燈的人從一群一群地變為零星個人,效果明顯。很多被處罰過的行人不敢再闖紅燈,還有一些人通過媒體看到闖紅燈后,個人照片、住址、姓名甚至所在單位都被曝光,開始變得“老實”了。

  濟南交警將人臉識別技術應用到抓拍闖紅燈的行人、非機動車,并進行實名曝光。圖為一名闖紅燈行人,身份被識別為1980年出生的菏澤單縣籍男子。

同一路口不同景象:
一個月前成群結隊地闖紅燈,一個月后零星個人闖紅燈

  6月16日,大眾網記者在裝有人臉識別的經十路舜耕路路口進行實地調查。在6次紅綠燈變換周期中,一共有4人闖紅燈。記者注意到,闖紅燈的4人均是人行橫道上的信號燈開始讀秒后,提前行走,未對機動車通行造成影響。

  隨后,記者又來到目前還未裝人臉識別設備的歷山路花園路路口。與在經十路舜耕路口鮮有闖信號燈的行人相比,這里電動車和行人闖信號燈的情況時有發生。在兩個信號燈周期內,路口南側東西向共有11人闖紅燈。其中,有3人給正常行駛的車輛造成了一定影響,其余則是在信號燈讀秒快結束時提前出路口。

  一個多月前,大眾網記者曾在同一路口進行實地調查行人闖紅燈情況。當時在歷山路和花園路路口,雖然東西向的人行橫道還沒亮起綠燈,但當南北向直行燈滅、左轉燈亮起時,許多行人集體闖紅燈過馬路。而如今,這種現象僅是零星個人行為。

  二環東路山大北路路口的“惠淼崗”是濟南歷城區交警大隊的一個示范崗亭,民警惠淼每天都會在這里查處行人、非機動車闖紅燈。他向大眾網記者介紹,平均每天大概都有25人因闖紅燈、逆行被查處,其中工作日查處的明顯要比周末、節假日多,而工作日尤其以中午11點到14點較多。在闖紅燈、逆行的違法人員中,比較集中的群體是外賣小哥和老年人。他分析稱,外賣快遞小哥忙著趕時間送單,而老年人的交通安全意識相對較弱。

  根據濟南交警支隊公布的信息,5月3日至26日濟南市共查處行人、非機動車交通違法6213起,并針對一批典型違法事例進行了公開曝光。其中,實名曝光行人、非機動車交通違法33人,交警均已落實其工作單位或戶籍所在街道辦。另外,濟南交警還通過微信曝光了45名違法行為人的面部清晰圖像。

  從交警曝光的案例和示范崗亭查處的情況來看,外賣員、快遞員騎車闖紅燈、逆行的情況較為突出。另外,送孩子上學的家長、外出的老人在違法人員中所占比例也比較高。國企、事業單位員工、企業員工也占一定比例。

震懾效果顯現:
一次受罰再也不敢闖紅燈,實名曝光讓六旬老太“戒掉”闖紅燈

  近日,因為在濟南經十路和緯十二路交叉口闖紅燈,濟南市民范女士被抓拍。作為處罰,范女士被交警要求穿上反光背心,拿起小黃旗,在自己違法的路口做交通勸導員。

  “雖然只有20分鐘,但感覺就像過了好幾個小時。很丟人,一直不敢抬頭,就怕碰到熟人。我算是怕了攝像頭了……”范女士回憶起當天的場景時,臉一下就紅了。她對大眾網記者說,交警這招兒太絕了,從那以后她就不敢再闖紅燈了。不管是步行,還是騎電動車的時候,現在每次冒出闖紅燈的念頭,都會下意識地抬頭找找有沒有攝像頭。

  其實不僅是以身試法的范女士,從心底里生出了“畏懼”,就連沒有被抓拍過的游女士也“戒”掉了闖紅燈的壞習慣。

  今年60歲的游女士近年才隨兒子來到濟南定居。由于長期在農村,幾乎沒有見過紅綠燈,自然就沒有養成看紅綠燈過馬路的習慣。即使到了濟南,她也沒有把紅綠燈放在眼里,經常因為闖紅燈,把機動車隊伍攔腰截斷,甚至造成路口的短暫擁堵。

  游女士喜歡看新聞,最近她通過微信和電視看到好多人被曝了光,還有的人因為闖紅燈被罰款、罰站、罰執勤,所以她心里開始畏懼。“咱們去超市的路口,有沒有抓拍的攝像頭?”游女士因為害怕被抓拍,還特意問過兒子和兒媳。當得知濟南幾乎所有路口都有攝像頭時,她徹底“老實”了。

  “現在綠燈不亮,我不走。別人闖紅燈,我也把他拉回來,告訴他這里有攝像頭。”游女士很認真地對大眾網記者說。其實她以前也意識到闖紅燈不好,但經常就隨大流,跟著別人一起闖,好像別人闖而自己不闖會吃虧一樣。“但現在闖紅燈后果太嚴重了、太丟人了。弄不好兒女也跟著丟人。”


5月3日凌晨5點14分,一名帶墨鏡的男子騎電動車在經十舜耕路口東口闖紅燈被抓拍并識別身份。

配套措施尚待完善:
后續處罰教育尚待落實,有律師建議像治酒駕一樣治理闖紅燈

  抓拍行人、非機動車闖紅燈之所以取得如此明顯效果,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濟南交警的兩個“狠招”:一是“曝光”,即曝光部分違法者的個人相貌、姓名、單位名稱,甚至所在街鎮辦和村;二是“通報”,即向違法者所在單位、行業協會、文明辦等相關領域通報,讓違法者一處違法,處處受限。

  這其中包括,將違法信息通報給其服務單位,其所屬單位屬于文明單位的,同時將違法信息通報給市文明辦,納入文明單位的考核評比;將違法信息通報給濟南市快遞行業協會及外賣企業,由協會或企業落實對相關公司及人員的安全教育和內部處罰;將違法信息通報給車輛的管理單位,由其管理單位落實對車輛駕駛員的教育和管理;將違法車輛信息通報給共享單車管理公司,納入單車使用人個人信用記錄,情節嚴重地直接取消其用車資格。

  一時間,行人、非機動車闖紅燈的成本驟增,剎住了一批違法者。然而,大眾網記者采訪了部分濟南部分企業、行業協會、街道辦和區文明辦,了解到他們都還未收到來自交警的通報信息,許多單位甚至對交警曝光情況“并不知情”。而且因為涉及個人隱私,很多單位也沒有對應的處罰教育措施。

  5月31日,家住市中區二七街道二七新村社區居民騎著電瓶車帶著一個大人一個小孩,“瀟灑”地闖了經十緯十二的紅燈,被罰款20元。大眾網記者咨詢了該街道的工作人員,他們表示對此事并不了解。有工作人員指出,像這種個人違反交通規則的情況,街道和社區很難進行約束,小區中流動人口也很大,很多人的情況難以掌握。有工作人員還建議,應當健全個人誠信檔案系統,并且加大處罰力度來保障交通安全。

  濟南市一家行業協會工作人員對大眾網記者說,協會沒收到交警反饋的違法者信息,也沒有對快遞、外賣人員闖紅燈采取和制定相關處罰或教育措施。

  濟南一區文明辦工作人員則對這大眾網記者說,這項處罰教育措施,主要在交警。他們目前還未收到來自交警的反饋信息,而且由于交警曝光的信息涉及個人隱私,文明辦還沒有相應的措施。

  “一處違法、處處受限,一處失信、處處受限,這是行政執法的兩個工具,也是以后行政執法的趨勢。”濟南市人大代表、鵬輝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傅強對大眾網記者說,用法律和誠信兩個工具治理闖紅燈的行為,很有智慧,但這也是兩個系統工程。尤其是誠信體系,需要各部門之間配合,打通各部門之間障礙,才能讓這項措施貫通落實下去。

  有人質疑曝光闖紅燈違法者的部分個人身份信息是否屬于侵犯公民隱私權。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王宗玉就認為,行政執法部門的創新值得鼓勵但不能逾越法律“紅線”,“總體講,行政執法機關要公布公民個人信息要有法律法規的授權,行政處罰法沒有明確的規定,沒有被處罰者信息可以被公開的問題,作為行政部門現代法治的一個很重要的精神是法無明文規定是不能做的,這是最基本的現代法治原則。”

  對此,濟南市公安局交警支隊對媒體回應稱:“我們在對外曝光信息時,對成年人的頭像進行曝光。對于個人信息,比如身份證號、住址和單位,我們會把中間重要信息都隱去,一定程度上保護了他們的個人隱私。”

  濟南市人大代表、鵬輝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傅強支持交警的做法。他認為,雖然有人質疑,違法者的肖像權、隱私權也應受到保護,但在特定時期、特定人群,為了讓市民形成一個良好的、守法的習慣,濟南交警的創新做法是值得肯定。

  “對于這件事的爭辯,恰恰反映了我們國家在行人闖紅燈的行為存在法律監管漏洞。”傅強對大眾網記者說,目前對于行人闖紅燈,除了道德約束和交警教育,幾乎沒有法律的約束手段。所以,他建議,國家應該從法律上補漏洞,拿出像治酒駕一樣的法律手段,來治理闖紅燈這一關系到老百姓人身安全和財產安全的陳舊陋習。

返回頂部

獨立調查簡介

大眾網原創深度調查欄目《獨立調查》,于2009年12月1日創刊,以每周至少一期的頻率刊發,先后獲評中國互聯網站品牌欄目,山東新聞獎名專欄。

欄目緊跟熱點、回應關切,調查傳聞、還原真相,澄清謬誤、明辨是非,勇于向網絡亂象亮劍,堅持弘揚正能量、唱響主旋律,客觀公正做監督。欄目始終堅持創新,并成功打通PC端與移動端,重點報道在“兩微一端”同步刊發。2016年以來,欄目在大眾網時政微信公眾號“爆三樣”落地,形成了獨具特色的深度調查的“微信版”。

快速赛车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