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山東手機報手機客戶端新聞熱線 0531-85668999

揭開蘭陵自述“被父性侵”女孩身份 系被抱養多次離家

QQ截圖20151002100929.jpg

  大眾網記者 孫貴坤 林鵬

  9月27日,一則騰訊拍客上傳的“山東蘭陵縣18歲女孩遭父親性侵4年并懷孕”的視頻引發了網友關注。視頻中,一名長發女孩自稱今年18歲,其父從她14歲時開始強暴她,并致其懷孕。就在尚未明確真相的公眾爭相聲討“禽獸父親”的時候,9月29日、30日,有微博網友以“被性侵女”的名義連續發微博稱,此事是假的,自己一沖動說了假話,祈求父母原諒。

9月25日,網友“石全友”在微博爆料“山東18歲幼女遭親生父親多次強奸”。

9月25日,網友“農村驛站”在貼吧爆料“山東18歲幼女遭親生父親多次強奸”。

9月29日,自稱是受害者的微博網友“陽光總在風雨后帥哥86”發表澄清道歉微博。

9月30日,自稱是受害者的微博網友“陽光總在風雨后帥哥86”發表微博稱希望不要再炒作此事。

  事情真相撲朔迷離。10月1日,大眾網記者來到蘭陵縣蘆柞鎮進行調查,先后采訪了視頻中所稱的“被性侵女孩”小麗(化名)的爺爺、姥姥,工作單位的同事,以及辦案的警方。記者三次來到小麗家,但始終大門緊閉,未找到人。根據多方講述,大眾網記者得知,小麗是被抱養的孩子;在網絡視頻爆出前兩三天,她因多次離家出走被養父老任掌摑,視頻發出后她曾對爺爺說是為了報復養父;視頻播出后,養父老任認為自己“滿身是嘴也說不清”,目前不知去向。目前,蘭陵警方已經立案。但究竟是養父性侵養女,還是養女誣陷養父,抑或其他情況,警方正在進一步偵查。

網上爆料現“反轉”
拍客視頻爆女孩被父性侵,兩天后出現微博道歉

  9月27日,不少網站上出現了一段由騰訊拍客上傳的視頻,視頻的標題是“山東蘭陵縣18歲女孩遭父親性侵4年并懷孕”。這段視頻時長5分10秒,一個女孩在街頭接受了一個男子的“采訪”,雙方都是同樣的本地口音,女孩在男子的提問下,講述了自己被父侵犯的過程。大眾網記者從這段視頻中清晰地聽到,男子先后向女孩提問:“是冬天侵犯的你,還是夏天侵犯的你?”“當時你求他了嗎?”“反抗了沒有用?”“你前兩天懷孕了,懷的是你爸爸的孩子嗎?”“孩子現在流產了嗎?”女孩在這些問題的“引導”下一一進行回答,而不是主動講述相關情況。

  大眾網記者采訪了解到,這段視頻的原發處是百度貼吧,發布時間是9月25日,但是僅僅半天的時間就刪除了;同一天,網友“石全友”也在微博發布此事,不久也刪除了。然而,這段視頻在經過某傳統媒體報道后,9月27日起迅速在網上發酵。

  9月29日起,“新情況”出現了。

  新浪微博網友@陽光總在風雨后帥哥86發布了與視頻內容截然相反的內容。這則微博稱:“我是這視頻的受害人,這事不是真的,我只是因為當時我爸打了我,拿我身份證和銀行卡,然后我一沖動就做了這樣不可饒恕的事情,所以請你們看到這視頻的人原諒我,同時我也在這里祈求爸媽原諒,對不起!”9月30日,網友@陽光總在風雨后帥哥86再次發微博稱:“我是這個事件的受害人,我不是親生女兒,是養女,你們不要再炒了,我受不了了!”

老村支書講述小麗其人
小麗是被抱養的,曾離家出走;小麗養父老任最后一次露面是9月25日中午

  10月1日上午10時,大眾網記者來到蘭陵縣希望六和食品有限公司,小麗以及她的父母事發前都在公司上班。總經理任廣運1996年至2010年,曾任任河灣村黨支部書記。

  “9月25日中午,派出所來了解情況,我才知道這件事。當時就蒙了!”任廣運告訴大眾網記者,一直到現在,他也不相信這是事實。按村里輩分論,小麗的父親喊任廣運爺爺,任廣運說,他對小麗的家庭情況比較了解,小麗是任家夫妻倆在江蘇常熟批發蔬菜時領養回來的。當年,小麗的養父偷偷把小麗送到小麗姥姥那里照養,直到她8歲才回到任河灣村。

  讓任廣運印象比較深刻的是小麗兩次離家出走。據任廣運介紹,2013年10月前后,小麗的父親找到他幫忙,稱女兒小麗找不到了。經過了解才知道,小麗在網上認識了一個潘姓男子,隨后30多天未露面,后來家人通過QQ網聊等方式才聯系到她,以“訂親”之名讓她把潘某帶回家看看,小麗這才現身。今年春天,小麗父親再次找到任廣運,說女兒小麗又不見了。后經多方打聽了解到,小麗和同在公司的一個平邑男子好上了,這次離家20多天。據任廣運介紹,小麗的家人之所以極力反對她交男朋友,是因為2014年小麗和鄰村的栗姓男子已經訂了親,只是沒有領結婚證。

  得知網爆這件事后,任廣運曾專門找過小麗的父親,勸他到派出所澄清事實,當時小麗父親說,滿身是嘴也說不清楚。9月25日中午,小麗父親把鴨子拉到公司后就再也未露面,始終聯系不上。

  說起網爆之事,任廣運告訴大眾網記者,在他的印象中,小麗的養父是個很老實的人,也不是個傻人,不論孩子是否是親生的,都不大可能干出這種事。

爺爺質問小麗為何“爆料”
事發前小麗遭養父掌摑,并沒收身份證和銀行卡;小麗稱要報復養父、斷絕關系

  10月1日上午11時40分許,記者來到了任河灣村,看到小麗家大門緊閉,無人在家。任河灣村黨支部書記任海昌告訴大眾網記者,自從網爆一事之后,多次有人來了解情況,小麗的養母不堪其擾,可能躲起來了。

  隨后,大眾網記者來到了小麗的爺爺任傳振家中。任傳振滿臉愁容,坐在板凳上點上一支煙,猛抽幾口說,他已經好幾天不出門了,發生了這樣的事,沒臉見人了。大眾網記者了解到,今年64歲的任傳振,曾在任河灣村當過多年會計、黨支部書記,小麗的養父是其長子。之前任廣運的說法在任傳振這里也得到了證實,小麗是在8歲左右時才來到這個家。來了之后,剛開始喊父親姑父,后來才喊爸爸。任傳振告訴大眾網記者,兒子告訴他,小麗是抱養的,因為小麗的大舅未婚,小麗的戶口便掛靠在其大舅名下。多年來,小麗見了任傳振有時喊聲“爺爺”,有時見了面也不答腔。在任傳振印象中,小麗已經離家出走五六次了。

  任傳振告訴大眾網記者,視頻曝光前兩三天,小麗把養父給她的3000多塊錢花光后,回到了家里。為了防止小麗再次離家,養父就把她的身份證、銀行卡都給收了起來,還打了她一巴掌,后來就發生了網爆的事。為這事,任傳振找到小麗,問她為什么要這樣做,小麗告訴任傳振,想報復養父,并要和養父斷絕父女關系。

  任傳振說,他打心眼里不相信兒子會干出這種事。他一直很佩服兒子的為人。任海昌說,對于小麗離家出走,他和村委的其他人也曾多次協調過。

  從任傳振家里出來后,大眾網記者再次來到小麗家,發現大門仍然緊閉。

姥姥詢問小麗“真相”
事發后小麗在姥姥家住了幾天基本無話,只回答“相信就有,不相信就沒有”

  10月1日13時許,大眾網記者來到蘆柞鎮河西村小麗的姥姥貫奮蘭家中。貫奮蘭今年70歲了,她告訴大眾網記者,她不相信女婿會干出這種事。她告訴大眾網記者,小麗是農歷四月十九生的,剛出生第二天就被女兒抱回來了,戶口掛靠在大兒子名下,并不是女兒的親生孩子。

  貫奮蘭說,她大兒子患有癲癇病,已離世4年。在小麗長到8歲時,小兒子還未成家,考慮到家里條件也不好,孩子養不起,就把孩子送回女兒家里養。從那時起,小麗就很少到姥姥家。在網爆之事發生后,小麗在貫奮蘭家住了幾天,基本不怎么說話。貫奮蘭問小麗怎么回事,小麗告訴姥姥,相信就有,不相信就沒有。

  “我女兒脾氣很剛強,如果真有這樣的事,女兒還不撕了他(丈夫)。”貫奮蘭告訴大眾網記者,她不相信女婿會干出這樣的事。

  從貫奮蘭家出來后,大眾網記者再次來到任河灣村小麗的家,但是大門依然緊鎖。

  大眾網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小麗家的親屬、鄉鄰,很多人都不相信老任會干出視頻中所爆的事,大家都希望老任不要再躲避,能夠配合公安機關把事情說清楚。

  采訪當天,大眾網記者從蘭陵警方了解到,在網上爆出“山東蘭陵縣18歲女孩遭父親性侵4年并懷孕”這一事件后,警方已經對小麗進行了詢問,目前此事已經立案,正在偵查中。

  關于本案的進展,大眾網將繼續關注。

返回頂部

獨立調查簡介

大眾網原創深度調查欄目《獨立調查》,于2009年12月1日創刊,以每周至少一期的頻率刊發,先后獲評中國互聯網站品牌欄目,山東新聞獎名專欄。

欄目緊跟熱點、回應關切,調查傳聞、還原真相,澄清謬誤、明辨是非,勇于向網絡亂象亮劍,堅持弘揚正能量、唱響主旋律,客觀公正做監督。欄目始終堅持創新,并成功打通PC端與移動端,重點報道在“兩微一端”同步刊發。2016年以來,欄目在大眾網時政微信公眾號“爆三樣”落地,形成了獨具特色的深度調查的“微信版”。

快速赛车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