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山東手機報手機客戶端新聞熱線 0531-85668999

微商亂象調查:三無產品泛濫,亟需加強監管

1.jpg

  記者 韋輝 見習記者 趙兵

  海外代購全牛皮,特價包郵;連某某某都在用的美白神器……如今,打開微信朋友圈,鋪天蓋地都是“朋友”發布的商品廣告,護膚品、服飾、食物、保健品等應有盡有。微商作為新興創業方式被越來越多的人所喜愛,一方面給消費者帶來了種種便利,另一方面也帶來了重重隱患,微商市場假冒偽劣產品多、價格混亂、售后服務不完善等現象,嚴重損害了消費者的利益,更有部分微商涉嫌傳銷。而現階段的微商尚處于“監管盲區”,消費者一旦權益受損,進行維權困難重重。

  躲不開的微商

  目前在微博、微信等社交媒體上出現的商品廣告越來越多,這種基于社交媒體的新型電商被稱為微商,主要分為基于朋友圈的C2C(個人對個人)微商和基于微信公眾號的B2C(商家對個人)微商兩大類。

  微商始于2012年底,經過2013年、2014年的發展,進入2015年后駛入發展快車道。

  小胡就是眾多微商中的一員。

  早上八點,在去上班之前,26歲的小胡打開朋友圈,準備開啟一天的刷屏模式。小胡在濟南有一份正式的工作,幾天之前,她在表姐的帶動下,加入微商大軍。“既然我敢在朋友圈刷屏,我就已經想好了其中的利弊,我不怕這樣會把朋友們逼走。”

  談起自己剛剛殺入的微商事業,小胡表情堅定。她覺得,加入微商,讓自己“重新活了”——即能找到存在感,而且,如果經營得當,她將會有一筆可觀的收入。

  小胡曾經試過在朋友圈賣韓國化妝品,但因為需要自己拿貨,而且打不開銷路,她買來的貨物最后都送給了朋友:“那次真賠錢了,把貨送人就當送個人情。”而現在,她被北京發展的表姐發展為代理,“我只負責宣傳,如果有人買的話,我讓表姐直接從北京發貨。”她笑著說自己這是“空手套白狼”,“這樣起步既能讓我學會如何經營,還沒有拿貨需要的大筆資金。”如果能迅速盈利,她打算辭掉工作,專職做微商。

  小胡只是微商大軍中最普通的一員。微信月活躍用戶數超過5億,每人日均啟動次數超過10次。由于在用戶數、流量、社交黏性等方面占據優勢,微信成了微商的主要陣地。移動互聯網與新媒體營銷實踐研究者晏濤向媒體列舉了一些數據:“2014年,微商從業者有1000萬左右,產生的銷售額將近800億。”

  正規軍搶灘登陸

  在小胡苦苦追求如何營銷的同時,一批正規軍也在搶灘朋友圈。

  7月2日,海爾微商平臺正式上線,此前海爾曾宣布將招募至少3萬名創客,兩周內完成3萬家微店布局,使之成為海爾全新的銷售渠道。比海爾更早一步的其他家電巨頭,則早已嘗到了微商的甜頭。據媒體報道,2014年年底,蘇寧開啟微店模式,并于今年2月正式上線,目前已經有超過50%的員工開微店。國美亦開啟粉絲經濟,一季度在線交易額增長107%,并設立超26000個移動微店,粉絲數量增至200萬。

  眾多服裝、家紡等一線品牌紛紛在微信上開設微店,比如GAP、杰克·瓊斯、歐時力等品牌微店吸引了不少消費者關注。一些商家表示,其在微信上的商品已實現了和京東、天貓商品同步上架,當然,運營初期成交量還比較小。

  線下實體店很多也在試水微商,作為實體店O2O轉型(線下線上)的重要手段。永輝超市股份有限公司信息總監吳光旺在接受人民日報采訪時說:“面對電商沖擊,我們近幾年也在加快電子商務平臺建設,開展網上購物,首先進行移動電商推廣,利用O2O模式,試行微店和實體門店結合,利用各自優勢,形成新的模式。”

  分析人士指出,微信公眾平臺所產生的影響力和沖擊力,使傳統企業必須想辦法結合微信公眾平臺和互聯網方式去創造新的服務客戶的模式。

  泥沙俱下的微商亂象

  家住濟南槐蔭區的李靜(化名),對20元無人問津的減肥藥,經過改頭換面后把藥價提高到200元,讓這款三無產品以“××瘦身密碼”的身份出售,并陸續發展了多位代理人,非法獲利近20萬元。日前,因這種減肥藥含有酚酞等國家明令禁止的成分,李靜被濟南警方抓獲。

  李靜的例子只是微商亂象之一。借助朋友圈野蠻生長的微商,在利用豐富的人脈資源進行精準化營銷的同時,也在透支著朋友圈的信任。微商市場充斥著面膜、化妝品等假冒偽劣產品,價格混亂、售后服務不完善等現象時有發生,營銷性刷屏則破壞了朋友圈生態,原本純粹的社交圈,成為部分微商肆無忌憚“殺熟”牟利的空間。

  不久前,央視新聞披露一些微商涉嫌傳銷的報道,被各大媒體紛紛轉載。實際上,近期被曝光的微商涉嫌傳銷的案例不在少數,有的是賣產品賣不出去,靠發展下線代理商賺錢的;也有連產品都沒有,純粹靠交代理費然后忽悠更多人來聽營銷課程的。

  一個名叫范云(化名)的“90后”微商向媒體記者講述了她慘痛的經歷。范云說,看到朋友圈里一個不熟的朋友天天發賣面膜賺大錢的照片,就很心動,成為對方的代理。

  做代理,就要進貨,范云花了一萬元買了100盒面膜,按照上家的說法,面膜的售價在298元,范云有近兩倍的利潤空間。不過收到貨后,范云才發現面膜包裝有些粗糙,生產廠家也不明確,此時上家表示,微商的面膜不講究包裝,更多講究效果。上家還告訴她,要致富就多招代理。將信將疑的范云就這樣開始在朋友圈賣面膜,“上家發什么圖,我就粘貼過來”,并且以150元一盒的價格招起自己的代理來。

  “一個做化妝品生意的微商朋友看到我的朋友圈后,表示要做代理,并且一次性下了10萬元的貨。我讓上家發了貨,但朋友收到后表示,這面膜是三無產品,根本賣不出去。而我再找上家時,上家把我拉黑了,現在找不到她。”范云說,為了減少損失,現在她和朋友在想辦法處理這批面膜,不排除再賣給不懂行的代理。

  業內人士表示,一些面膜商特意選擇朋友圈做唯一的銷售渠道,為的就是招代理。“總代招一級代理,一級招二級,二級招三級……這樣一級一級招,所以有段子說,面膜不是朋友買去的,都是代理拿走的,性質與傳銷相似。”

  一位微商告訴記者,為了招代理,現在最不堪的手段就是捏造交易記錄、好評,讓朋友圈的人誤認為生意火爆、躺著賺錢。“微信對話生成器、支付寶轉賬截圖器這樣的軟件滿天飛,即使你一天沒做成一單,通過軟件也可以編造出一天成交一萬元的假象。”

  微商亟需加強監管

  由于目前朋友圈微商大多是個人賣家,沒有辦理工商登記,買賣行為屬于個人私下交易,微信用戶不用登記身份證等真實信息。在這種情況下,交易雙方不屬于傳統意義上的消費者和經營者,出現糾紛后被視為普通民事糾紛的可能性更大。受害者維權很困難,向工商部門投訴無門,報警同樣被拒絕,就連委托律師起訴都找不到被告人在哪里。另外,微商的支付方式和售后服務也有很大的漏洞。由于其交易過程一般采用直接轉賬的方式,收了錢不發貨、貨不對板、產品劣質等問題等一旦出現,你通過微信聯系賣家,要是他不理你甚至拉黑你,那你真是半點辦法都沒有。

  中消協提醒消費者,微商不像大型電商平臺那樣,買賣雙方都受第三方平臺的制約和監管。微商存在于每個人的社交軟件和交際圈中,自由度高、流動性大、虛擬性強,很難進行監管。

  今年2月15日,騰訊微信團隊發表運營公告稱,將對微信公眾平臺非法分銷模式行為進行整頓,打擊包括通過分銷模式依據下線銷售業績提成和以許諾收益等方式誘導用戶滾動發展人員等行為。此次行動被視為騰訊最近對微信公眾平臺一系列整頓的一環,但效果能否立竿見影,仍有待檢驗。

  業內人士認為,治理微商亂象,首先消費者要多些自我保護意識;微信平臺方應加強對微商的把控,如實施嚴格的審核機制,對出售商品的微信號進行登記備案,并從購買、物流、評價、維權等方面設立交易機制,增加消費透明度等,以確保消費者的合法權益;在法律層面要盡快出臺針對性的法律規定,讓政府監管有法可依,對于公安、工商等監管部門,要更新和升級自己的監管思路、監管手段,迅速介入這個監管“真空地帶”,把電商、網店等網絡交易行為納入到法律監管的框架,維護市場的正常秩序和消費者的合法權益。

  微商作為一種新興的利用社交網絡來做推廣的方式,其實是對創業的一個助推平臺。當初淘寶剛問世的時候,也出現過類似管理混亂的現象,但是,通過這么多年的嘗試也讓電商行業變得越來越規范,解決了相當大一部分人的就業問題。所以,不要把微商一棒子打死,要多抱點兒耐心,多進行一點規范的引導管理和監督,讓微商成為年輕人創業的一條捷徑。

返回頂部

獨立調查簡介

大眾網原創深度調查欄目《獨立調查》,于2009年12月1日創刊,以每周至少一期的頻率刊發,先后獲評中國互聯網站品牌欄目,山東新聞獎名專欄。

欄目緊跟熱點、回應關切,調查傳聞、還原真相,澄清謬誤、明辨是非,勇于向網絡亂象亮劍,堅持弘揚正能量、唱響主旋律,客觀公正做監督。欄目始終堅持創新,并成功打通PC端與移動端,重點報道在“兩微一端”同步刊發。2016年以來,欄目在大眾網時政微信公眾號“爆三樣”落地,形成了獨具特色的深度調查的“微信版”。

快速赛车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