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記者:王瑜

西霞口船廠陷跨國糾紛 6年官司奪回審判權

導 語
6年前,榮成村辦企業西霞口船廠承造荷蘭西特福船運公司的12500噸多用途船,裝配西特福指定采購的兩臺芬蘭瓦錫蘭發動機,誰知,從此陷入連環套,由于對方定購的主機經過檢驗被發現是以舊翻新的“贗品”,因而遭到東家無理棄船。當船廠一紙訴狀將兩大跨國公司告上法庭...

西霞口船廠狀告外國公司創下中國船企勝訴第一案

4月2日,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判決,西特福船運有限公司、瓦錫蘭芬蘭有限公司的行為構成共同侵權,兩公司須賠償西霞口船業有限公司各類損失,折價后共計1.27億余元。這起中國船企狀告外國公司的官司耗時近3年,因“管轄權”一問題歷經波折,這場官司也是中國船企首次在跨國官司中勝訴,堪稱中國造船工業界維權的里程碑、風向標。 ... ...

大眾網獨家披露官司勝訴始末 或填補司法空白

  劉玉寧說,由于案件是一審判決,對方還有提出上訴的機會。如果對方不再提起上訴,從現在起至少還有40天的時間可以讓對方履行賠償責任。如果對方提出上訴,他們也會積極應對。“應該說這個案子確實是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個案子,為其他船企維護自身權益,打此類官司提供了借鑒意義。同時,這個案子耗時這么長,也經過了很多專家學者的研究論證,推動了關于這方面案例的司法解釋,對將來的立法來說,也許會填補司法的空白。”劉律師告訴記者。... ...

威海西霞口船廠狀告跨國船企勝訴 獲賠1.348億元

  記者今天從西霞口船廠獲悉,“西霞口船廠訴荷蘭西特福、芬蘭瓦錫蘭”一案勝訴,三被告共同賠償人民幣約1.348億元。這是我國船舶制造企業首次在國內贏得跨國經濟糾紛案件。... ...

西霞口船廠跨國糾紛案:審判權歸青島海事法院

  2012年12月16日,西霞口船業公司收到了最高人民法院于11月30日作出的關于“中國村企西霞口船廠訴荷蘭西特福、芬蘭瓦錫蘭”一案的終審裁決書:駁回西特福、瓦錫蘭及其在華代理機構的“中國司法管轄資格”異議,案件最終歸由中國青島海事法院審理。此案成為全國首例中國船企在與外國船商爭奪管轄權中獲得勝訴的案件,這在中國造船工業界維權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
  威海西霞口船廠的跨國糾紛,從一開始,芬蘭瓦錫蘭、荷蘭西特福兩大跨國公司就堅持此前合同約定的“巴黎”、“倫敦”仲裁條款,一再堅稱中國法院無權管。鑒于這起跨國官司中芬蘭瓦錫蘭、荷蘭西特福兩大公司存在的“故意串通和欺詐”,尤其是瓦錫蘭發動機(上海)這個合同外第三者的共同作用,最高院終審裁定:芬蘭瓦錫蘭、荷蘭西特福兩大跨國公司一再堅持的巴黎國際商會、倫敦國際仲裁院約定仲裁條款,“均不能約束本案共同侵權糾紛的所有當事人,青島海事法院對案涉糾紛予以受理并無不當”。
... ...

合約造船定向采購 卻遇主機“以舊翻新”

  2006年6月3日,榮成村辦企業西霞口船廠承造荷蘭西特福船運公司的12500噸多用途船,裝配西特福指定采購的兩臺芬蘭瓦錫蘭發動機。2007年1月22日,按照西特福的要求,西霞口船業委托中國電子進出口山東公司與瓦錫蘭訂立了兩份12500噸多用途船主機買賣合同,包括主發動機、推進系統及相關設備。2008年8月28日至30日,1號船主機及相關備件抵達西霞口船業有限公司,銘牌顯示生產日期為2008年,并附帶了勞士船級社證書。
  一切看似順理成章,然而,安裝試航后,船廠工程師在調試過程中卻發現了一個嚴重的問題:船的主機滑油壓力過低,功率也一直不達標。2011年4月8日,經過瓦錫蘭發動機(上海)有限公司的售后服務調試后,主要針對主機問題,船廠再次進行了試航,仍然低于正常的操作壓力。
  2011年4月28日,此時,距離購買指定主機已經過去了4年多,負責調試的工程師楊乃凡發給西霞口船廠一份郵件,這份郵件讓當時在場的人全部目瞪口呆!
... ...

聯合“擺道”謀取高利 人為拖延不斷刁難

  為了人為拖延造船的時間,1號多用途散貨船的建造過程費盡周折,船東不斷刁難船廠,先后額外用時共計長達19個多月。按照合同約定,如果超過建造周期,則視為違約,船東有權棄船。
  2009年7月13日,西特福船運公司宣布棄船;2009年10月12日,西特福船運公司并為作出任何通知,將其駐廠代表撤離船廠。
  2009年11月9日,西霞口船廠向西特福船運公司發出了仲裁通知,正式通知其要在倫敦進行仲裁,申請內容主要是:對方沒有權利棄船,造成拖期交付船舶的主要原因在于西特福船運公司的駐廠代表嚴重不配合檢驗。
... ...

巨額損失難擔重負 嚴重缺陷難尋買主

  “船上裝的是舊主機,再換的話很難做到,主機是船上最重要的設備,現在船業賣不出去,誰會要一艘裝舊主機的船?”采訪中,王強嘆著氣對大眾網記者說。
  大眾網記者了解到,根據船舶建造合同,船東按照船舶建造節點付款,到目前為止,1號船僅支付全部船款的60%,2號船僅支付全部船款的80%。現在,兩船都沒有建完,繼續建造需要船廠自籌資金,大概需要1000多萬美金。繼續建造不但需要籌集資金,而且還需要借用船廠的船臺和碼頭。船臺和碼頭作為有限資源,一旦占用,將會影響到其他船舶的建造周期,船廠也自然要被其他船東索賠。
  此外,大眾網記者還從西霞口造船公司了解到,船舶建造過程中需要船東做大量工作,原來的船東已經棄船,繼續建造仍然需要外聘專家,這些費用也是一筆不小的開支。
... ...

“管權”之爭再起糾結 無理上訴至最高院

  2011年6月15日,西霞口船廠就XXK06-038號主機起草訴狀將瓦錫蘭發動機(上海)有限公司、瓦錫蘭芬蘭有限公司作為共同被告,告其欺詐,6月18日訴至青島海事法院,2011年7月5日,船廠追加西特福船運公司(船東)作為共同被告。2011年7月26日,西霞口船廠將瓦錫蘭發動機(上海)有限公司、瓦錫蘭芬蘭有限公司及西特福船運公司共同欺詐擬定訴狀,于7月28日訴至青島海事法院。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此案尚未開庭,有關中國法院是否對此案具有“管轄權”,又成為兩大跨國公司阻止審理的一個“新理由”,西霞口船廠即將再次面臨“刁難”。
  2011年7月至10月期間,瓦錫蘭發動機(上海)有限公司、瓦錫蘭芬蘭有限公司及西特福船運公司分別向青島海事法院提起管轄權異議,責令船廠立即停止、撤回、終止在青島海事法院的兩起訴訟,且船廠必須無條件答應!
... ...

法學專家論證侵權 跨國公司共同欺詐

  經過論證,專家們一致認為:本案中,芬蘭瓦錫蘭集團與荷蘭西特福船運公司對西霞口船廠實施了共同侵權行為,應當承擔連帶侵權責任。同時,西霞船廠與西特福公司和瓦錫蘭集團之間的侵權糾紛在約定的仲裁事項之外,不能排除法院對本案的管轄權。
  大眾網記者了解到,2006年6月3日,西霞口船廠與西特福公司簽訂《船舶建造合同》。合同約定:“任何本合同項下或與本合同有關的爭議,合同當事方可以申請與英國進行仲裁……仲裁應在倫敦進行”。該條中的“本合同”指的便是《船舶建造合同》,因此該仲裁條款只能涵蓋西霞口船廠于西特福公司就他們之間的船舶建造合同所發生的爭議。此外,西霞口船廠與西特福公司之間的侵權糾紛不在仲裁事項之中,雖然西霞口船廠與西特福公司已在倫敦關于《船舶制造合同》進行仲裁,但是這不妨礙中國法院與西霞口公司與西特福公司之間的侵權糾紛行使管轄權。
... ...

一封郵件石破天驚 合約造船定向采購

  2006年6月3日,榮成村辦企業西霞口船廠承造荷蘭西特福船運公司的12500噸多用途船,裝配西特福指定采購的兩臺芬蘭瓦錫蘭發動機。2007年1月22日,按照西特福的要求,西霞口船業委托中國電子進出口山東公司與瓦錫蘭訂立了兩份12500噸多用途船主機買賣合同,包括主發動機、推進系統及相關設備。2008年8月28日至30日,1號船主機及相關備件抵達西霞口船業有限公司,銘牌顯示生產日期為2008年,并附帶了勞士船級社證書。
  一切看似順理成章,然而,安裝試航后,船廠工程師在調試過程中卻發現了一個嚴重的問題:船的主機滑油壓力過低,功率也一直不達標。2011年4月8日,經過瓦錫蘭發動機(上海)有限公司的售后服務調試后,主要針對主機問題,船廠再次進行了試航,仍然低于正常的操作壓力。
  2011年4月28日,此時,距離購買指定主機已經過去了4年多,負責調試的工程師楊乃凡發給西霞口船廠一份郵件,這份郵件讓當時在場的人全部目瞪口呆!
... ...

往期回顧

快速赛车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