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記者:馬俊驥

尋訪遺體捐獻當事人 解讀“生命饋贈”之憂

導 語
遺體(角膜)和人體器官捐獻又被稱為“生命的饋贈”,當我們面對這種寶貴的“饋贈”時,是否有過反思,我們對提供“饋贈”的生命有多少真正的關注?
11.jpg
2014年04月27日

捐贈的“變數”:最大“反對派”是子女

清明過后,大眾網記者歷時半個月,先后采訪了山東省衛計委、山東省民政廳、山東省紅十字會、山東紅十字眼科醫院、山東大學醫學院遺體捐獻辦,多位器官捐獻者家屬,簽署了遺體(角膜)捐獻申請的一對老夫妻以及多位醫療工作者,并查閱了大量文件、資料,對山東的遺體(角膜)和器官捐獻現狀進行了調查式采訪。... ...

2014年04月27日

需求的強烈:十余位學生共用一位“大體老師”

一方面,捐獻過程充滿“變數”,另一方面,從臨床、教學、科研需求等方面來看,目前捐獻的遺體(角膜)、器官數量處于一種“供不應求”的狀態。目前我省有17家遺體(角膜)接受單位,近兩年攀升的申請登記人數,對接受單位的接受能力也提出了考驗。... ...

2014年04月27日

身后的“尷尬”:捐獻親人遺體卻承受巨大壓力

遺體(角膜)、器官捐獻從登記申請到最終實現捐獻期間充滿變數,而捐獻完成后,并不代表捐獻劃上了圓滿的句號。大眾網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捐獻實現后,捐獻者家屬往往承受著巨大的社會壓力。... ...

2014年04月27日

未來的難題:亟需完善法律法規實現多部門協作

目前,在山東省紅十字會,只有趙娜一人兼職負責遺體(角膜)捐獻相關工作,包括協調各市紅十字會開展日常宣傳、辦理登記、協調接受、見證、組織緬懷活動、受理家屬訴求等一系列工作。“去看望捐獻者、慰問家屬,買束花的錢都需要從辦公經費中擠;基層紅會缺少工作經費和車輛,無法解決交通問題,好多工作人員經常開私家車去捐獻現場;隨著捐獻人數的增加,越來越多的老、弱、病、殘捐獻者要求紅十字會能夠提供上門登記服務……目前遇到的困難很多,這是不容回避的現實問題,而且短期內要改觀很困難。”趙娜說。... ...

馬俊驥

調查記者

給“生命的饋贈”多些關注

我原以為,作為一個器官捐獻者家屬,自己的丈夫壯年早逝,三年之后再次提及,郭鳳琴會有很多抵觸,這次采訪不會特別順利。但是在采訪過程中,雖然隔著電話,我能夠時時感受到東北人特有的“敞亮”,面對一些會觸及痛處的問題,郭鳳琴非常理解、言無不盡。

快速赛车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