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山東手機報手機客戶端新聞熱線 0531-85668999

專車遭各地查處 到底是"黑車"還是"豪的"

專車遭各地查處 到底是"黑車"還是"豪的"

  大眾網記者 孫乘昀

  1月6日下午,濟南市城市公共客運管理服務中心召開了出租車行業打擊非法營運動員會。會上宣告,沒有營運資質的專車將按“黑車”查處,矛頭指向了滴滴、快的兩家公司。

  專車的“身世”

  就在上一個冬天,滴滴和快的兩家公司為了搶奪市場,在出租車項目上瘋狂發補貼“燒錢”的事,大概不少市民還能記得。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許多市民接觸到手機打車軟件。

  不久,兩方突然大幅縮減了對出租車業務的補貼,轉而發力于專車項目,十元、二十元甚至更多的補貼讓不少市民嘗試這種更高端的“豪的”。

  專車這項業務并不是滴滴和快的的首創。2009年,美國一家名為“Uber”的公司就運用移動應用程序連接乘客和司機,提供租車及實時共乘的服務。2012年,Uber宣布擴展業務項目,推出了UberX服務,有不同系列的車型,其中就包括可搭乘非出租車車輛的共乘服務。滴滴、快的專車與其模式十分相似。

  截至目前,濟南市場上活躍著滴滴專車、一號專車(快的旗下)、易到用車等多種專車。由于專車現在仍處于敏感時期,各專車公司都未公布其旗下專車數量。業內人士估計,濟南目前的專車總數在千輛左右,經常運營的有四五百輛。

  不久之前,老牌租車企業神州租車宣布將為乘客提供配有司機的租車服務,其形式與專車非常接近。作為專車“鼻祖”的美國Uber從2013年開始耕耘中國市場,目前已經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十余個城市開展專車業務,不過現在還沒有進入濟南市場。

  有免費礦泉水等,專車服務質量比出租車高很多

  大眾網記者第一次打專車是在2014年的11月份。發布叫車信息后幾分鐘,一輛嶄新的標致3008汽車便停在了記者面前,一位身著西裝的年輕司機下車為記者打開了車門。“車上有礦泉水、紙巾、充電器和口香糖,可以免費享用。”上車后司機提醒記者。

  到達目的地時,記者支付了36元車費。費用明細中注明,起步費17元,5.7公里的里程費是20元,另外還有12分鐘低速行駛的低速費12元,活動優惠減免13元。如果乘坐出租車,這段路程通常不會超過20元。為了享受一次專車服務,記者支付了近兩倍于出租車的車費。

  之后不久,滴滴、快的兩家公司相繼下調了專車價格,并將專車類型由低到高劃分為經濟、舒適、商務和豪華四個等級,起步費從十幾元到二十幾元不等,其中的豪華型專車不乏奔馳、寶馬等百萬價位的豪車。

  近日,大眾網記者再一次通過軟件叫到了一輛專車,從濼源大街大眾傳媒大廈到濟大路山東省財政廳,全程車費30.4元,使用打車券抵扣20元后,記者只為這段路程支付了10.4元。負責接送記者的是一輛寶馬320轎車。雖然價格比之前有所下降,但干凈的車內環境以及免費的礦泉水、紙巾卻并未縮水。與普通出租車相比,專車的檔次確實高了不少。

  地方交通部門查專車

  從2014年圣誕節開始,上海、北京等多個城市陸續著手嚴打專車。昨天,濟南市交通執法部門也開始了集中打擊非法營運車輛的行動。據濟南媒體報道:“共有六輛從事非法營運的‘黑出租’被查扣,其中四輛為‘滴滴專車’。接下來,執法人員還將繼續查處‘專車’。經查實為非法運營將處以5000元至30000元的處罰。”

  目前,山東省內濟南、青島和淄博三市都已開始查處專車。

  對于多地交通執法部門的嚴厲處罰,不少市民和媒體表現出了截然相反的態度。

  一位專車司機告訴記者:“我們并不是大家眼里的‘黑車’,而是為市民提供更好服務的專車。我們有礦泉水、紙巾和充電器,車里的環境更不是出租車能比的。而且我們也有公司管理、簽訂了合同的,為什么非要把我們定義為‘黑車’呢?難道僅僅就是因為我們沒有交‘份子錢’?”

  之前為記者提供過服務的馮師傅最近已經放棄了兼職專車司機的副業。當記者致電他時,他說:“既然政府部門不讓干了,我們也只能聽話,如果被抓到了,那辛辛苦苦賺的錢不就都交罰款了嗎?”當記者問他如果以后主管部門不再嚴查他會不會“重操舊業”時,他表示不會了。

  部分市民力挺專車,出租車司機直言不公

  記者身邊就有不少朋友已經成為專車的“粉絲”,如果價格合適,又恰巧有優惠券時,專車成為他們的首選。對于主管部門的嚴打,有人甚至顯得十分憤怒。

  市民孫女士認為,專車是一個新生事物,可以滿足一部分消費水平更高、希望得到更好服務的人群的需求。專車完全是順應了市場經濟的產物,怎么能因為影響了出租車的生意就將其定義為“黑車”呢?如果這樣的話,出租車是不是搶了公交車的生意?飛機是不是搶了火車的生意?

  隨后記者又采訪了一部分出租車司機,他們普遍反映,近幾個月受到出租車漲價、專車興起的影響,月收入減少了近兩成。

  有著近十年出租車運營經驗的賈師傅的看法卻讓人眼前一亮。賈師傅認為,專車的出現的確對出租車的收入產生了影響,但即使將專車全部取締也是治標不治本的做法。賈師傅認為,最大的問題在于不公。出租車每月要向公司繳納四五千元的“份子錢”,而專車的分賬模式卻是“一九分”,即對于使用私家車的司機,收入的百分之十給租賃公司和專車公司,其余的百分之九十全部為司機的個人收入。

  賈師傅坦言,如果不取消不合理的“份子錢”,就算現在取締了所有專車,也不能保證以后不再出現類似的新事物,到時候一樣會觸動出租車市場的利益。所以最好的解決方案就是出租車和專車按照統一模式管理,每月向主管部門繳納管理費,讓兩者在市場中合理競爭。

  專家呼吁開放市場,律師認為沒有觸及法律

  針對“專車的出現”這一現象,大眾網記者采訪了山東社會科學院省情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員高曉梅。高曉梅恰巧在孩子的指引下乘坐過幾次專車,她認為專車的出現順應了市場的需求,是一種市場行為,政府部門不能過度干涉,更不能“一刀切”。

  高曉梅說,專車是一種區別于普通出租車的新生事物,其特點是更加高端和人性化,同時在組織管理方面也有一定的保證。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一部分人愿意通過支付更多的費用體驗更好的服務,專車的出現恰恰滿足了這種需求,給了市民更多的選擇。

  對于目前專車面臨的法律法規問題,高曉梅也表達了個人的看法。她認為,專車既然是新生事物,在沒有危及社會秩序的情況下,不應以固有的法規條文對其進行約束。相反,主管部門應該對其進行合理的引導,而不是“一刀切”。

  有律師認為,如果租賃公司提供符合要求的汽車,勞務公司提供符合駕駛要求的司機,并在滴滴或者快的平臺上實現整合,那么專車服務就沒有觸及法律的紅線。

  專車公司希望得到更多包容

  快的打車公司公關總監葉耘告訴記者,快的與汽車租賃公司的合同中已經注明必須使用合法的營運車輛,對于主管部門查處的私家車從事專車服務,葉耘表示這屬于私家車主與租賃公司之間的協議,不被快的公司所認可。

  對于專車是否影響了出租車的營運,葉耘告訴記者,快的旗下的一號專車的定價是出租車的2-4倍,其目的是創造一個區別于出租車的增量市場。至于補貼所導致的專車價格甚至低于出租車價格,他認為,這種補貼模式是一種正常的促銷,不可能長期維持下去,所以最終不會對出租車產生更大的影響。

  滴滴打車方面也表達了同樣的看法。兩家公司希望大家能用包容的眼光看待專車這種新興事物,也支持主管部門對于其中違法行為的查處。

  交通運輸部肯定專車創新模式,但禁止私家車參與

  針對近期一些打車軟件提供的專車服務,1月8日,交通運輸部表示,專車服務對滿足運輸市場高品質、多樣化、差異性需求具有積極作用。各類專車軟件公司應當遵循運輸市場規則,承擔應盡責任,禁止私家車接入平臺參與經營,讓使用專車服務的乘客更加安心、放心出行。

  交通運輸部有關部門表示,當前各類專車軟件將租賃汽車通過網絡平臺整合起來,并根據乘客意愿通過第三方勞務公司提供駕駛員服務,是新時期跨越出租汽車與汽車租賃傳統界限的創新服務模式,對滿足運輸市場高品質、多樣化、差異性需求具有積極作用。專車服務應根據城市發展定位與實際需求,與公共交通、出租汽車等傳統客運行業錯位服務,開拓細分市場,實施差異化經營。各類專車軟件公司應當遵循運輸市場規則,承擔應盡責任,禁止私家車接入平臺參與經營,讓使用專車服務的乘客更加安心、放心出行。

  交通運輸部一直關注專車服務,強調應堅持“以人為本、鼓勵創新、趨利避害、規范管理”的原則,鼓勵并規范出租汽車和汽車租賃服務模式創新,杜絕侵害乘客利益和影響市場公平競爭秩序的非法營運,營造開放、公平、有序的市場環境。

返回頂部

獨立調查簡介

大眾網原創深度調查欄目《獨立調查》,于2009年12月1日創刊,以每周至少一期的頻率刊發,先后獲評中國互聯網站品牌欄目,山東新聞獎名專欄。

欄目緊跟熱點、回應關切,調查傳聞、還原真相,澄清謬誤、明辨是非,勇于向網絡亂象亮劍,堅持弘揚正能量、唱響主旋律,客觀公正做監督。欄目始終堅持創新,并成功打通PC端與移動端,重點報道在“兩微一端”同步刊發。2016年以來,欄目在大眾網時政微信公眾號“爆三樣”落地,形成了獨具特色的深度調查的“微信版”。

快速赛车大小